船厂重工技术蓝领 月薪过万工作服像“乞丐” 年轻人入行越来越少

“师傅 快来看看我的眼睛 昨晚疼了一个晚上!”周末清晨,刚进更衣室门口,就碰见同事刘师傅刚收的徒弟小张,只见他两眼通红,眼泪哗哗流。看见徒弟小张“狼狈”模样,刘师傅呵呵一笑,“打眼”那个电焊没经历过,今天不用上班了,回宿舍那块冰块敷在眼睛上,睡一觉就好了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船厂

刘师傅是青岛一船厂重工企业里老焊工,有着数十年的工作经验,徒弟有十几个,最拿手的就是二氧焊接,车间大型钢结构工件焊接都采用这样的焊接方式,因为焊肉饱满,效率高,广泛运用在车间结构制造和船舱合拢使用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船厂重工技术蓝领 月薪过万工作服像“乞丐” 年轻人入行越来越少

因为功率较大,采用轮式吐丝,它焊接发出的弧光要比普通的手把焊要大的多,这也是徒弟“打眼”后一晚上都好的原因,普通电焊如果被晃眼了,一般睡上一觉就好,但二氧焊“打眼”不容易好,有经验的老师傅都用一些乳汁抹在眼睛上,这样好的快一些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记得十多年前刚入职时,说起电焊工,在沿海重工建造船厂里,这可是一个“香饽饽”职业。那时候凭借着手艺吃饭,日薪180~200似乎很常见。因为不愁就业压力,所以很多大专院校都开设焊接专业课程,让学生们学到一技之长,以后找工作容易,学的人非常多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时间变迁一晃就十多年过去了,电焊工工资目前普遍都在200~300日薪,但从每年入职的新人看,是越来越少,船厂里工作环境差,在电焊界里普遍都流传这样一句话“远看像要饭的 近看是烧电焊的”。来形容电焊工的工作不易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因为船厂里工作环境较为艰苦,整天在高度的浑浊空气中工作,对人体肺部影响极大,特别是做电焊工,每天佩戴的呼吸器垫片需要更换好几个,一位师傅说:一天不戴呼吸器,嗓子就痛得厉害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船厂重工技术蓝领 月薪过万工作服像“乞丐” 年轻人入行越来越少

一年四季只过两季——冬季、夏季。有时间仰脸焊接时,飞溅的铁水掉在鞋袜里,伴随着一股焦糊味,瞬时钻心的痛疼拥到心房上。身上的工作服,密密麻麻的全是烫伤窟窿眼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但人到中年,拖家带口想跳槽从新再来,似乎不太现实。船厂里工作地点相对比较稳定,和小编同事赵师傅早年就在青岛买房安家落户了,比起私人老板流动性大外协电焊工,要幸福多。在船厂外协公司里,工资要比企业内部员工高,但福利待遇五险一金就很少有配制齐全的,一般老板只缴纳意外险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说起这些年入职电焊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少,赵师傅说:主要是相比外部就业环境,船厂里工作环境艰苦,劳动强度大,到了中年往后,腰间盘突出、尘肺病、眼花耳鸣等等这些职业损伤,使得年轻人择业选择少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